640_26de6284b473b87b6342803f09fa29f9-2.jpg 



Wawa-No-Cidal-poster.jpg 

未上映前就非常期待《太陽的孩子》,因為導演鄭有傑。很喜歡他的作品《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》,之後對於鄭導的作品特別留意,包括長片《一年之初》《陽陽》、短片《淺規則》反核宣傳片《(不再)平凡的幸福》等等,溫暖的筆觸,卻有個人獨特的見解,及對於土地、時事特別的關懷。


本片講述阿美族人巴奈(阿洛·卡力亭·巴奇辣)在都市工作奮鬥,一天爸爸突然病倒了,急忙回到故鄉後卻發現記憶裡的美景不復存在,稻田變成荒地,決定著手復育梯田,把覬覦故鄉美景的大財團驅離,歷經種種困難,遊說部落居民一起團結努力,遊說大財團這片土地對於居住於此的原住民的重要性,告訴女兒屬於阿美族人的驕傲。

雖然是講原住民的故事,但其實可以擴展延伸到全台灣人身上,巴奈曾提到小時候演講比賽,努力的去掉原住民口音,最後在比賽中得獎,沒有辦法誠實的做自己,大家也會稱讚她講國語講的標準,如同許多台灣人到了中國努力學習當地口音,希望能融入該地,做自己怎麼會如此的困難?大財團的蠻橫也不只在美麗的東部會遇到,觀光業的剝削也不只是花蓮,墾丁、宜蘭也是,在整個台灣社會充斥著不公不義,希望能小蝦米團結起來力克大鯨魚。

一開始對於片名有些為反感,用「太陽的孩子」來指稱原住民,是不是太刻板印象了些?難道其他台灣人就不是嗎?看完以後才體認到指的並不只是原住民,而是可以泛指每一個人、每一個國家,每一個人都不應該遺忘自己是誰,都有權利勇敢做自己。

18073_635796562266782680.jpg 

雖然導演對外表明電影訴求的是「溫柔的力量」,不煽情、不渲染,我倒覺得某些情節過於誇大,例如女兒參加體育班甄選前害怕想放棄,巴奈問「你是誰?」一連問了三次,女兒用族語說出自己是pangcah(阿美族),這裡有點刻意強調。但老奶奶在抗爭時,對著驅離他們的族人警察,輕聲的問:wawa,妳的部落在哪裡?自然出口的一句話,觸動了很多觀眾的情感。

對於這片的另一大功臣是配樂,獲得52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,舒米恩・魯碧演唱的《不要放棄》,有阿美族語及國語兩個版本,在頒獎典禮上舒米恩・魯碧親自唱了這首歌,看直播的我又回想起這部電影的美好,又有點鼻酸,我想好的電影歌曲就是能傳達電影想要講的事情和情感,甚至提升電影本身的渲染力,《不要放棄》做得很成功。有趣的是,當天演唱的是阿美族語版,後來上台領獎時,舒米恩還開玩笑說聽不懂的話就當作聽法文吧XD


改編自紀錄片《海稻米的願望》,共同導演勒嘎・舒米拍攝自己母親復育梯田的故事,用比較好入口的劇情片方式吸引更多人知道並了解,儘管口碑不錯,看過的人幾乎都覺得感動,但台北票房495萬,2015台灣電影在台北上映的有36部,《太陽的孩子》票房排行第19名,並不是太好的成績。

原住民的議題大部份的人並不感興趣,部落的生活對大多數人來說太遠了,尤其是還涉及偏嚴肅的社會問題,賣相不夠好,口碑難以廣傳,或許改個片名讓原民議題不要那麼顯著,票房會好些,但另一角度看,導演們設定的「目標觀眾」就不一定會進戲院了,這裏的目標觀眾並不是指商業上會被這部片吸引花錢買票的觀眾,而是導演們想要讓這部片被看到的人們。

搜尋資料時,看著很多在外地打拚多年的部落年輕人因為這部片喚起了關於部落、關於自我認同的意識,甚至想要回到部落看看,看那片山那片海,那個屬於他們的「家」,不論電影到底拍得好不好?演員演技好不好?影評多吹捧或是貶低這部電影,只要有打到一個人、改變一個人的想法,生活有了小小的漣漪,《太陽的孩子》就值得了。


photo.php-3.jpeg 

(阿洛·卡力亭·巴奇辣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的打扮,大紅色的禮服配上仿原住民圖騰的黑白條狀,大氣又非常有風格!)


導演 鄭有傑
        勒嘎·舒米
監製 鄭有傑
製片商 一期一會影像製作有限公司
片長 99分鐘
產地 台灣
語言 國語
上映日期 2015年9月25日(台灣)

發行商 牽猴子整合行銷

票房 495萬(台北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惠兒 的頭像
惠兒

惠兒的電影亂亂寫

惠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